政务微信
政务微博
政务邮箱
政务平台
分享
返回顶部

黄颇拜韩愈为师之内幕

发布时间: 2019-07-23 15:14
【字体:

?  韩愈在宜春,守袁九月,政声鹊起。虽为文宗,实是名宦。千年以往,宜春民间韩愈故事脍炙人口,代代相传。宜春市政府网为宣扬韩愈为官从政风骨、挖掘研究韩愈文化,现登载新编故事系列,以飨读者。

  研究韩愈,从故事做起!

莫唤沙弥

  这天下午,韩愈处理完公务,对随从常贵说:“走,我们去趟城西,找下那个小孩的哥哥。”常贵奇怪地:“大人,您知道他哥哥是谁?”韩愈说:“城西有没有布行绸缎庄,老板有没有姓黄的?”常贵说:“有呀,城西的黄记布庄,老板叫黄秉吉,名下还有不少的产业呢!”韩愈点头:“那就去黄记布庄走一趟!

  在路上,常贵忍不住问:“大人,您怎么知道那小孩家是开布行的黄家?”韩愈道:“上次那个冲天辫小孩不是说了吗,‘昔日一别,由此人稀。经纬桑麻,他人新衣!’!”常贵挠了挠头,嘟囔道:“我还是不懂......”韩愈笑道:“‘昔’字去掉日,加上‘由’,再加稀疏的‘人’字,就是‘八’字,合起来不是个‘黄’字吗?至于经纬桑麻,他人新衣,就是织布或者卖布给人做衣裳的。”常贵恍然大悟:“原来是这样呀!

  来到城西,没费什么周折,就找到了黄记布庄,因为黄记布庄在城西名气太大了。黄秉吉是个儒雅中透着精明的老者,请韩愈一行落座之后,韩愈他们说明了来意,黄秉吉却叹了口气,说道:“犬子顽劣,行事乖张,昨天从外面回来之后,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,晚饭也不吃,关在房里看了一晚上的书,今天一早,就说要去重兴寺参禅。我也拦不住他呀,后来我到他房里,见他晚上所看的都是经书,难道他要出家做和尚么?唉!”。说着命人从书房拣了一些黄颇以前的书稿出来请韩愈品评,大多是一些格律诗,看了落款正是“黄颇”。格律诗大多以数字起头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黄秉吉盼他子承父业,请了账房先生教他的缘故。另有几篇文章,其中有一篇散文《古道》,这个古道可不是古老的道路的意思,而是古文之道,与韩愈的主张有些一致,但文字清丽有余,情怀则不足。而且偏重于文字方面的复古,至于黄颇后来走火入魔,以文章洪奥蹉跎十三载,这是后话。但总的来说,还是高出同侪,不失为可造之材。韩愈边看边摇头,黄秉吉陪笑道:“犬子愚钝,粗劣文章让大人见笑了!”韩愈笑道:“不不不,我摇头不是说他写得不好,而是叹我差点与一国家栋梁之才擦肩而过呀。”冲天辫小孩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,对着韩愈扮了个鬼脸,笑道:“你是不是看我哥哥太聪明了,想拜他为师呀?”黄秉吉呵斥道:“频儿,不得无礼!”韩愈笑呵呵地对黄频说:“你说的也许是对的哦!

  不久之后,韩愈就出现在重兴寺门口,不巧寺门紧闭,常贵上前扣门,出来个僧人说今天举行剃度法会,闭门谢客。韩愈忙问,受戒者是谁,僧人回答说俗姓袁,因为红尘有些孽缘,所以今天谢绝外人观礼。韩愈听说不是黄颇,也就松了一口气,并不想抬出刺史身份闯进去,在小码头钓了一会儿鱼,就打道回府了。第二天又去,却被告知黄颇随住持秀禅师去仰山参禅去了,韩愈只好又到小码头钓了一会儿鱼,常贵可就不耐烦了,愤愤地对韩愈说:“这个黄颇,太目中无人了,我看大人不见也罢!”韩愈说:“最近闾里无事,再来几趟又何妨?”又过了一天,韩愈怕又找不到黄颇,光钓鱼也有些乏味,就让人带了一壶酒、一只烧鸡,还有一碟炒黄豆。

  来到重兴寺门口,还没进去,却看到有一个穿着沙弥装的年轻僧人正箕踞在码头上,前面摆着木几,几上有茶具,木几旁还有一个小炭炉,炉上正在烧着水。韩愈看着这个沙弥虽然箕坐在那弯腰摆弄茶具,却没有一点佝偻的样子,仿佛已与李渠四周的景象浑然一体,不由得趋前几步。沙弥也感觉到有人靠近,转头一看,含笑对韩愈招呼道:“先生,可愿同饮?”韩愈虽然早已想坐下来见识下沙弥的茶艺,却故意说:“我比较喜欢喝酒。”沙弥沉吟了一下,说:“喝茶的时候可以看书,你会在喝酒的时候看书吗?”韩愈说:“不会,但李白斗酒诗百篇,我喝了酒也能写个十来篇。”沙弥说:“举杯消愁愁更愁,甚至还会头痛,何况,我这茶可是比较少见的哦。”韩愈笑了笑:“既然这样,那我今天换换口味看。”说着话,壶中水已经开了,只见沙弥袖出一小袋茶叶,茶盅里各投了一撮。没待冲泡,韩愈已闻到一丝异香,待到开水冲击,但见茶叶黝黑,茶色黛绿,闻着令人神清气爽,果然和以前品过的茶都不一样,不由得问:“这是什么茶?”沙弥答道:“乡里唤此茶叫狗仔簕茶,只因此茶长老后,外形类犬,通常有五个尖刺,四条向外的尖刺就是四条狗腿,叶柄和一条朝下的尖刺就像狗头狗尾,你看这杯中嫩叶是不是也有点小狗的影子?”这时茶叶已经在开水的冲泡下舒展开,有些比较完整的茶叶看起来还真像小狗的样子。韩愈啜了一口,点头道:“好茶,名字好,味道更好,有意思!尤其在佛门净地,把小狗喝进肚子里,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呀!”说完有些挑衅地看着沙弥。

  韩愈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呢,一是他本来就排斥佛老,二是他要找的黄颇,躲在重兴寺里,几次都没见到,嘴里不说,其实还是有些恼火的,所以见到佛门中人就不知不觉表露出来了。沙弥神色不变,淡淡的说道:“心中无相,木佛可烧;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先生心中似乎有些执念?”这个沙弥的意思是,心中无相的话,和尚也可以把木佛像烧了烤火,你心中有了执念,才会把喝茶当成吃狗。这个时候离丹霞天然禅师烧木佛取暖的典故发生没有几年,沙弥就知道了,可见袁州做为江湖孔道的名声不是虚的。韩愈听了,也惊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了,定了定神,对沙弥道:“我只不过是有些可惜罢了,可惜一个有着大好前途的读书人遁入空门。”沙弥端茶杯的手微微有些颤抖,问道:“不知是谁,令先生如此青睐有加?”韩愈道:“你们寺中,前些天是不是来了个黄颇?”沙弥脸上闪过一丝激动,回道:“确有此事。”韩愈叹了一口气:“那黄颇在我这吃了个闭门羹,躲到重兴寺来了,后来我才发现这人颇有文采,打算指点一二,将来也好为国家效力。”话没说完,沙弥已倒头下拜:“老师在上,请受黄颇一拜!”韩愈惊道:“你你......你就是黄颇?你身着僧衣,不是寺里的和尚吗?”黄颇答道:“学生本待在寺里禅修几日,穿着俗家衣服总是有些碍眼,入乡随俗,入寺随服。”韩愈又问:“那你为何还削发了?”黄颇笑道:“只因近日天气炎热,头上生了疖疮,头发遮挡,不好敷药,索性全部剃光了。”说着把头转过去,果然在耳侧有一个红色的鼓包,敷了些黑色的膏药。

  韩愈想了想,又问:“你既然在寺中禅修,为何今日却在此地烹茶?”黄颇赔笑道:“学生诚意拜师,无奈不得其门而入,听说老师喜好在此地钓鱼,又听说老师在潮州喜欢与僧人交往,所以就......请老师恕罪!”韩愈正色道:“你既然心诚,恕罪当然是恕罪,不过我在潮州不是喜欢和僧人交往,只是那边的人大多鸿蒙未开,有个大颠和尚恰好与我聊得来罢了。而且,你打算就在这小码头拜师么?”黄颇急忙道:“那我回去择个吉日,备上薄礼再来拜见。”韩愈笑了笑:“也不用那么麻烦,明天来找我吧,带上点这个狗......对,狗仔簕茶就可以了!”黄颇喜笑颜开:“遵命!”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信息来源:市政府办
【打印本页】 【纠错留言】 【关闭窗口】 分享到:
0

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'宜春市人民政府网站'是否继续?

日本高清视频免费v_黄三级100种日本免费_日本在线观看所有av网站_看片毛网站_a片在线观看免费网站